青灯夜雨

一个脑残,很杂的杂食,专门给太太打call❤️❤️❤️
💛入我杂食谷,终身不受苦💛
自己瞎写的东西一般堆在@风竹寒冰歌

舰N同人 Finally Alaska&Guam 2

许多舰娘都学聪明了,在航母娘周围等待她们的消息比自己冲进去强。而首先进去的空想……大概是受人所雇。
萨拉托加满脸震惊,她发现自己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淡定点,萨拉。”阿拉斯加拍了拍萨拉托加的背,“别太激动了。”
“我想,我们似乎来晚了。”俄克拉荷马扶着内华达走了过来。
“奥姬,我感觉这一次一定是个稀有度很高的舰娘。”内华达行走的十分缓慢,“萨拉,是谁?”
“真是的!”萨拉托加还未开口,大凤却不淡定了。
“看来这次不是日本舰娘啊……周围的舰娘窃窃私语着。
“很抱歉,纳尔逊、罗德尼,不是英国舰娘。”空想已经出来了。
罗德尼直接走了。
“我估计是德国舰娘。”
“是关岛!!!”萨拉托加似乎终于回过神来,叫道。
阿拉斯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关岛……关岛……真的是她吗……
“关岛号战列巡洋舰,请多指教。(3)”其他的舰娘悻悻而归,唉……下次吧。
“我听说关岛到任了!这是真的吗?!”突击者赶来了。
“真是太好了!”内华达由衷的感叹道,俄克拉荷马也点了点头。
阿拉斯加没有说话。
这是件好事,可是她却高兴不起来。
关岛……为什么要在这个港口呢?
这意味着她日后也要过着和自己一样每天无所事事即使出征后也得不到补给的生活……
“姐姐,你不高兴吗?这可不像我记忆里的那个你。”不知不觉中,关岛已到了她的身前,“一点小心意,就当是见面礼。”说罢,阿拉斯加发现自己的弹药与油……被补给了?!
“我抗议!没有关岛你这样的,这里还有个病的都不能走的病号,你怎么能优先阿拉斯加呢?”内华达嚷嚷着。
“至于铝土,我们也用不着,就给你们了吧。”关岛对着萨拉微笑着。
“抱歉!我来晚了!这么多铝土?!”普林斯顿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她刚刚远征回来。
“一点见面礼,不成心意。”关岛笑了。
“喂喂喂!关注病号啊!”内华达依旧不死心。俄克拉荷马扶了扶额:“姐姐……”
“你随便开几场赌局不就可以赚到了吗?我这一点资源你也要来抢?”关岛又拿出了一些钢,“姐姐,先去把雷达修复吧。”
阿拉斯加点了点头,雷达相当于舰娘的眼与耳,雷达坏了的感觉,并不好。
一行人回到宿舍区,现在到了要分别的时候了。关岛跟着阿拉斯加,还有内华达姐妹要去那边的战列宿舍,而萨拉托加她们则要回航母宿舍。
夜晚的战列宿舍似乎依然热闹着。
“内华达!我感觉我今天运气不错!来打牌吧!”声望正朝她们招着手。
反击走了过来,向内华达鞠了个躬:“抱歉……姐姐今天喝醉了。”
内华达爽朗一笑:“没关系。来吧!奥姬,你和我一起?”
俄克拉荷马只得点点头。
关岛看了一眼阿拉斯加:“这个港口真是热闹呢,姐姐。”
阿拉斯加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这就是新伙伴吗?”前卫朝阿拉斯加姐妹走来,“你好,我是前卫。”
关岛笑了笑,和前卫握了握手:“你好,我是阿拉斯加级巡洋舰二号舰关岛。”
阿拉斯加偏过头去:“比起这个,前卫,今天大家怎么都没睡?”
因为同为防空突出的舰娘,阿拉斯加和前卫的关系还不错。
前卫朝宿舍中间指了指,只见那里不知道被谁用两张床搭了一个简易小舞台:“今天可能是我们最后一天住在一起了。我们准备办一个联欢晚会。因为你们美国舰娘一直没有回来所以一直等到现在……”
“咳咳!那么美国舰娘也回来了是吧!我宣布,联欢晚会现在开始!”
俾斯麦的声音响起。她正站在那个“舞台”上面,手里拿着一个探照灯形状的麦克风。
“哦!”安德烈亚·多里亚尖叫着,“我准备先来唱个歌!”
所有人都在鼓掌,关岛偏过头,问阿拉斯加:“姐姐,我们不来合奏一首吗?”
阿拉斯加看向她,回以一笑:“好啊。”
当晚,可能是所有舰娘最放松的一个晚上了。联欢晚会在各个宿舍举行着,似乎大家都融在了一起。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如今的这个港口,关于前世国别的划分越来越清,司令官对此也没有表达,似乎默认了这个现象。
而且最近,他还发布了新的宿舍分定方案。
说是方案,其实已经定了下来。

评论
热度(6)
  1. 知念青灯夜雨 转载了此文字
©青灯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