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夜雨

一个脑残,很杂的杂食,专门给太太打call❤️❤️❤️
💛入我杂食谷,终身不受苦💛
自己瞎写的东西一般堆在@风竹寒冰歌

舰N同人 Finally Alaska&Guam 5

关岛径直从阿拉斯加身边走过,仿佛她并不存在。
阿拉斯加眨了眨眼,转过身,因为一点小事放弃不是她的风格。
“关岛……”她轻轻唤着。她期待着关岛的转身,然后惊讶的看着她站在这里,最后对她笑起来。
关岛的笑容,从来是阿拉斯加心底最美的风景。
记忆里这个妹妹一直显得比自己还成熟。导致在纽约培养院(5)的时候,很多人以为关岛是姐姐。
尽管她一次又一次的强调:“我是阿拉斯加级大型舰队领导巡洋舰的nameship(命名舰)阿拉斯加哟~”不过所有人默认她为妹妹。甚至有小孩子戏称她为关岛级巡洋舰二号舰。
她是个很皮的孩子,打架惹祸闹事样样精通。每次基本都是输的很惨的回来,那时候关岛会轻轻笑着,一边说着“姐姐你回来啦”一边帮她擦拭伤口。毕竟这种事情是万万不能让纽约女士(6)知道的。她一向对自己的舰娘要求很严格。相反,隔壁院的纽波特纽斯女士(7)倒是宽容许多。纱布和药水基本是从她那儿拿来的。
似乎从那时起关岛的笑容就留在了阿拉斯加心中了。无论是后来在战役中,或是转世重生来到这个港口。
关岛是她的妹妹,也是她暗恋的人。
说真的,舰娘之间谈什么恋爱的真的很可笑。在这个世界里舰娘只能和司令官结婚,比如说声望。
当然,没有人顾及到反击的感受。
阿拉斯加经常可以看到赤城和加贺在一起散步。她也记得以前偶尔回到纽波特纽斯大院和纽波特纽斯女士聊天的企业,那时候她总会提起她的姐姐约克城,然后因此哭泣。企业在阿拉斯加心里是所向披靡的,无敌的英雄。至少,在那场战争中企业的表现实在是夺目。
但是她也在那里失去了她所爱的人。
阿拉斯加想过,如果自己战沉了,关岛是否也会如此呢?
她无法给自己肯定的回答。
关岛没有停下,似乎听不见她说的话。
阿拉斯加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抬起自己的手,透过自己的手看见地上的石砖是很有趣的事情。
司令官,将她解体了。
似乎是不舍,也似乎是执念。灵魂依旧留在了这里。
她跟在关岛的后面,无数次的,想要触碰她,手却径直从那柔顺的蓝发中穿过。
碰不到。
关岛走进战列宿舍。
果不其然,秘书舰俾斯麦正坐在那里等她。
“司令让我带给你一句话。”
“对不起。”
关岛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盯着地板。
阿拉斯加看到了内华达,她擦拭着她的手枪,然后……
将枪口对准了俾斯麦。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阿拉斯加感觉有人碰了碰她。果不其然,俄克拉荷马冲了进去,惊慌失措的想要劝阻内华达。
不过没用的,她再也听不见了。
正午12:00,全港区收到了于早上8:30分解体了战巡阿拉斯加的消息。
以及于中午11:30分解体了战列俄克拉荷马的消息。
关岛抬起头,对着内华达笑道:“放下枪吧,内华达。奥姬看到你这样不会开心的。”
内华达只是瞥了她一眼,但是还是把枪放下了。
“我很抱歉,但是司令说港口的钢已经见底了。”俾斯麦说道。
她站了起来,背对着她们。
“说真的,有些时候我也想杀了司令。”

评论
热度(8)
  1. 知念青灯夜雨 转载了此文字
  2. 知念青灯夜雨 转载了此文字
©青灯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